EN [退出]
三峡办全部领导名单>中国新闻

_10部委赴8省区联查农民工欠薪 着力解决讨薪难

2017-11-20 13:24
1月2日,郑州市京广路旁,百余农民工下跪讨薪。图/CFP

1月2日,郑州市京广路旁,百余农民工下跪讨薪。图/CFP 昨天,人社部称,为进一步做好2014年春节前农民工工资支付保障工作,人社部会同公安部等9部门组成5个联合督查组,每组将由部委领导或相关司局负责同志带队,于今天分赴浙江、湖北等8省区开展联合督查。

发布

中小企业欠薪问题明显增多

据人社部劳动监察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本次督查的主要内容是:开展农民工工资支付专项执法检查工作的进展情况,地方政府及其有关部门落实属地监管责任的情况,行政司法联动打击拒不支付劳动报酬违法犯罪行为的情况。

通过督查,督促各地认真落实国务院相关部委的统一部署,进一步采取切实有力措施,依法保证农民工及时足额拿到应得工资报酬,让广大农民工度过一个欢乐祥和的春节。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劳动监察局局长闫宝卿昨天说,拖欠工资案件仍主要发生在工程建设领域。同时,劳动密集型加工制造、餐饮服务等行业的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拖欠工资问题明显增多。

他分析,由于经济增长下行压力加大、部分企业生产经营困难以及建筑施工领域拖欠工程款、用工管理不到位等原因,拖欠农民工工资现象在一些行业、企业还时有发生,案件数量仍然处于高位:2013年前三季度,全国各级劳动保障监察机构共办理拖欠工资等待遇案件17.4万件,各地劳动人事争议调解仲裁机构办理劳动报酬争议案件16.5万件。

此外,解决拖欠工资问题难度有所加大。闫宝卿说,拖欠工资问题与拖欠工程款等经济纠纷交织在一起,一些企业主利用解决拖欠工资问题解决经济纠纷,以讨要工资名义追讨工程款等经济债权的现象增多。少数企业主采取欠薪逃匿的办法逃避责任,一旦处理不妥,容易激化矛盾,加大处置难度。

然而经过多年整治,欠薪案件涉及人数有所下降:2013年前三季度,全国各级劳动保障监察机构处理欠薪案件涉及劳动者人数下降了23.9%,各地劳动人事争议调解仲裁机构受理劳动报酬争议案件涉及劳动者人数分别下降2.2%和6.8%。

观点

10年前的规定已不适应形势

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苏海南等专家表示,目前我国唯一对工资支付做出专门规定的是1994年劳动部颁布的工资支付暂行规定,但这一部门规章层次较低、效力较弱,已不适应当前形势需要。有鉴于此,有关部门目前正在争取尽早制定、出台以国务院名义颁布的工资支付保障条例,加强对各领域工资发放的保障和规范,加大对拖欠工资行为的行政处罚力度。

另一方面,对于推进法律落实、治理工资拖欠中的一些薄弱环节,也有待加强。比如,在贯彻落实“欠薪入罪”的过程中,具体操作实施细节仍有待进一步完善,劳动法规与刑法衔接、部门间案件移送效率等,仍有待进一步优化。同时,在人社部门加强对拖欠工资行为监管、打击的同时,各行业主管部门也要切实担负起责任,充分发挥行业监管优势,形成打击欠薪的强大合力。

欠薪问题怎么管是块试金石

湖北籍农民工安国明在沈阳市于洪区多次讨薪未果,他的遭遇经新华社报道后,政府部门迅速召集开发商和建筑商协调。拿到钱的安国明感到很心酸。“去了区农民工维权中心七八次,不如媒体报一次。”他说,“我们感觉不是政府管不了欠薪,而是有没有把农民工的事放在心上办。”

“这就是工作作风实不实的问题。”辽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张思宁说,中央开展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并着力纠正“四风”;对于欠薪问题管不管、怎么管,对有关部门来说是一块很好的试金石。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保障中心主任郑秉文等专家建议,将欠薪和讨薪问题纳入政府考核目标;同时,整合各职能部门资源,统一应诉渠道,形成各相关部门齐抓共管的“首诉负责制”格局,以刚性措施严格执法,从根子上解决欠薪难题。

调查

“农民工像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

新年第二天,郑州百余农民工下跪讨薪。在各方利益博弈和政府救助机制失灵的情况下,农民工像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一步步走上屈辱讨薪之路。

无望

完工3个多月没拿到一分钱

1月2日,位于郑州市京广路上的郑州鞋业包装中心工程建筑工地门口,百余名农民工手拉横幅,跪在地上讨要工资。横幅上写着“跪天跪地跪父母,老板我们给你跪下”。

来自河南信阳的沈光军带了30多人的班组来这里干活,从2012年3月到现在,没拿到一分钱工资,被欠薪近200万元。

河南大伟劳务公司郑州鞋业包装中心项目负责人陈冉告诉记者,他们公司先后有1400多人在这里干活,被拖欠工钱3100多万元,很多农民工等不到工钱已经无奈返乡。

据了解,郑州鞋业包装中心的开发商为郑州手拉手集团有限公司,建筑承包商为河南省冶金建设有限公司。按照大伟劳务公司以及其他一些小型班组与河南冶金建设签订的合同,工程主体完工前,由劳务公司负责支付农民工每月1000元生活费;主体完工后,河南冶金建设支付给劳务公司80%的款额。陈冉说,主体工程去年9月13日完工,到现在没能拿到钱。

无助

开发商动粗建筑商失去联系

据陈冉介绍,去年9月16日,他们第一次集体到手拉手公司要工钱,该公司不仅不付,还指挥100余名社会青年对他们和河南冶金建设公司的工作人员进行人身恐吓,当地派出所还以聚众闹事为由抓了他们一个人。

据记者采访,河南冶金建设有限公司也在找手拉手集团讨要工程款。按照双方合同约定,主体工程完工之后,手拉手集团需支付河南冶金建设80%的工程款,但至今,这些工程款仍然没有支付。

据陈冉介绍,手拉手集团给出的理由是他们不认可主体已完工,但实际上,河南冶金建设已经聘请第三方机构完成了检测验收。一个班组的负责人余西根说,这是手拉手集团惯用的老赖手段。

这些农民工也很理解河南冶金建设公司的处境,认为该公司同自己一样是受害者。但由于迟迟拿不到工程款,河南冶金建设公司也玩起了“躲猫猫”,该公司项目部负责人沈光付手机关机、失去联系。

无奈

多次协调未果选择屈辱下跪

这些农民工从一开始就求助于政府多个部门,但问题至今未得到解决。二七区人社局劳动监察中队副队长王方说,经过协调,各方同意由劳务公司提供工资表,手拉手集团付工资,河南冶金建设公司核算工程量。“但河南冶金建设找第三方核算了工程量,手拉手集团不承认;大伟劳务公司好不容易拿出工资表,手拉手集团不承认。”

陈冉给记者看了厚厚的工资表,一共有700多人,工资从一万多到十几万不等。他说,他们盖的是河南冶金建设有限公司项目部的章,但劳动监察中队说必须得是河南冶金建设总公司的章才行。“我现在已经找不到对方,而且劳动监察中队说,盖了章也不一定能拿到钱。”

无奈之下,农民工选择了屈辱的下跪讨薪。

3日,河南省高院和二七区法院派人找这些农民工了解情况,建议他们通过法律渠道维权。不过,他们觉得走法律程序时间太长,成本太高,还是希望能尽快直接拿到工钱。

讨薪10年

以重庆农妇熊德明向总理求助讨薪为标志,我国从2003年底掀起了清理欠薪风暴。

2004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用3年时间基本解决建设领域拖欠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问题。

《2004年中国人权事业的进展》白皮书披露,截至2004年底,全国已偿还建筑领域历年拖欠的农民工工资332亿元。

2011年,刑法修正案(八)将“恶意欠薪”正式列罪。

2011年,人社部门责令用人单位为533.5万名劳动者补发工资等待遇155.1亿元。

2012年,全国各级劳动保障监察机构为622.5万劳动者追发工资等待遇200.8亿元。

2013年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司法解释,进一步明确了“恶意欠薪”刑事案件的法律适用标准。

2013年前三季度,全国各级劳动保障监察机构共向公安机关移送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案件2039件,公安机关立案1423件。

2013年前11个月,追发工资等待遇223亿元。

随着“欠薪入罪”威慑作用的发挥,以及设立“欠薪应急周转金”“欠薪保障基金”等一揽子措施的实行,欠薪问题得到了一定控制。

当前文章:http://66834.ddqdgj.cn/hot/irzz.html

发布时间:2017-11-20 13:24

造化之门百度百科  督军txt  相对论通俗解释  如家酒店有避孕套吗  佐山爱2017无码  美国记者被斩首  祝福鲁迅  三光气有荧光吗?  德克-诺维茨基孩子  qq堂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10部委赴8省区联查农民工欠薪 着力解决讨薪难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酉阳嫉妒心测试_tnt中国官网